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您的位置:400500好彩堂 > 影视前线 > 背叛与孤独,我们必须接受这样的未来

背叛与孤独,我们必须接受这样的未来

发布时间:2019-09-02 10:56编辑:影视前线浏览(175)

    又看了一遍facebook,有了一些新的认识。
    故事与细节的真实性不重要,
    重要的是,
    我因此想到了什么。

    图片 1

    一、facebook 成功的原因。
          facebook的本质是什么?——把大学形式搬到了互联网上。
          在生活方面,facebook确实成功了。而生活又是每一个人都不开的。
          大学的学术能搬到互联网上吗?是否有人做到了。

    吴军《智能时代》

         facebook的另一个精髓之处(或者说细节上的核心竞争力)——情感状态,性取向。
         这才是校园生活的核心。

    移动互联网以近乎诡异的速度征服了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,我们全身心的投入到一个5寸大发光荧幕的世界内,如饥似渴,如痴如醉。

         facebook致力于把大学生活搬到互联网上,而他又抓住了校园生活的核心。所以,他成功了。

   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信息爆炸般呈现如此丰富,也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,人们的一言一行,每一次点击,都有可能被记录,被整理,被利用,当数据获取的角度越来越全面和丰富,我们每一个人都已深陷其中。

          如果上升到成功学的角度,我的理解是: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在大的方向上定位准确而又具体,细节上抓住了别人没有意识到的核心。

    我人生第一次接触到智能手机大概是在2005年,多普达(现在它叫HTC)的515,当年多普达并没有正式进入中国市场,我使用的,只是后来被称做14天机的水货机,网络对手机而言,在十年前并没有那么重要,当2.2英寸176×220像素6万色TFT屏幕上播放着300多MB的压缩RMVB电影时,身边朋友们都投来了艳羡的目光。

          对于facebook之前的facemash,写在玻璃上的公式是核心。
          我需要研究一下这个名为 Elo rating system() 的公式。

    时间再回退一些,大学课堂上,当年青的老师在课堂上振聋发聩般的讲出“不能连网(互联网)的电脑都是垃圾”时,台下的我们似懂非懂,甚至带有点诧异,互联网在当时还是那样的“昂贵”,男生寝室几十台电脑自己连接的局域网,对我们而言就已经是一种连接和跨越。然后十多年后,我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位老师讲授的课程和他的容貌,但他讲出的这句话,我仍记忆犹新。

    二、创造。
           关于网站创意的归属问题,
    校长说:创造工作远比找工作更有价值。

    同样是在2005年,当时所在的公司承接了一个香港年轻老板的网站项目,网站的名字叫hao8hao.com,整个网站只有一个功能,只是随机给你推送两个美女的照片,你可以在任一一个美女的下方勾选你认为最漂亮的那一位,没被勾选的则被刷新,随机一个新的照片,游戏重新开始,网站没有盈利方式,投资人只看中网站的流量,Google的PR以及Alexa的排名。而大概在1年以后,我才知道了那只是facebook创始人马克·扎克伯格创业之初在哈佛就已经玩过的一个游戏。

    与其花时间找回不一定属于自己的创意,不如创造新的的创意

    人是不可能预知未来的,否则以上每一个时刻,回过头来看,都是那样的好似触摸未来。

    三、背叛。
            爱德华和肖恩是网站推广的核心人员,也没他们,也就没有facebook的成功。
            但是,一旦facebook成功了,对用户形成了粘滞力,他们的价值也就微乎其微了。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们出局了。

    短短十年,日新月异,互联网以及它的全部周边产业以一种近乎疯狂的速度发展繁衍、盘根错节、蓬勃茂盛,四年前我们还在用电脑上网,上网本卖得火热,到如今3G、4G普及,小小的手机就可以完成我们以前甚至用电脑都不能完成的工作、娱乐、生活。2015年,创业风潮席卷中国,人们每一个小小的痒点痛点,都有不下于数以千计,数以万计的头脑挖空心思的想要去挖掘和占领,我们的生活从来没有像今天一般便利和丰富,触手可及,一蹴而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们(双胞胎兄弟)不是为了侵权的事情,而是因为这个世界不再宠爱他们了。

    互联网,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,让人类再一次认知升级。牛顿之所以伟大,是因为他让人们相信世界万物的运动变化规律是可以被认知的,我们相信简单而优美的数学公式可以破解一切自然之谜,相信这世界始终有一个可以普世的原因或规律可以遵循,然而几百年以来,这个世界以一种极其复杂的方式让人不知所措,随着我们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越来越细致,才发现影响这个世界的变量实在太多,无法通过简单的的办法或公式计算结果,真实世界的不确定性让我们一再受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扎卡伯格真的是背叛吗?

    然而移动互联网的迅速普及,海量存储,云计算的今天却让我们看到另一种不同以往解决问题的方法:可以从大量乃至海量的数据中直接找到答案,即使我们不知道问题的真正原因。

    四、孤独。
            影片的最后,扎克伯格不停的按F5刷新。
            我相信,除了期待accept的出现,
            更是一种习惯,寂寞者的习惯——不停的刷新网页。

    在《智能时代》这本书里,作者吴军提到的一个案例让人印象深刻,2012年的Google科学比赛授予了一位来自威斯康星的高中生,她通过对760万个乳腺癌患者的样本数据的机器学习,设计了一种确定乳腺癌癌细胞位置的算法,来帮助医生对病人进行活检,其位置的预测的准确率高达96%,而她的成功正是得益于大数据,要知道,没有哪一个医生,在有生之年可以接触见识并记住760万个病例的每一个细节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孤独感真的是一个逃不掉的归属么?

    正是在这样一个刚刚好的时代,多维度且完备的宠大数据收集让大数据的魅力空前闪耀,并可以预见的主导和改变我们的生活模式。未来的我们或许可以活得更长,已知的所有疾病都有被找到答案的可能。

    然而在我们近乎免费的享受这个时代赋予我们便利的同时,其实时刻都在付出着代价,善的胚胎正在孕育的同时,恶的种子也在同时生长,我们在享受大数据带给我们福利的同时,也在被迫出让着自己的隐私甚至全部生活细节,不用等人来挖掘,我们自己本身就是主动的隐私泄密者。

    多维度的信息可以很容易拼凑出每一人,看似杂乱无章的数据,甚至无需人工整理,机器将被训练得越来越会知道怎么去整理和分析,我们无奈选择相信数据拥有者的善意,然而在巨大利益面前,谁都不能保证谁比谁更诚实。徐玉玉似的悲剧和成千上万被电信诈骗的案例一样,还仅仅只是在这个数据时代刚刚萌芽的一朵微小的恶之花而已。

    20世纪60年代,仅通用公司一家企业就造就了近百万个中产阶级家庭,而今天全球市值最高的苹果公司,2016年的市值6000亿美元,创造出的财富和当年通用公司一个数量级,但是苹果公司在全球仅仅只有8万名员工而已。市值和苹果类似的Google,雇佣的员工更少,在今天,进入Google比进入哈佛都难数倍,哈佛的录取率是5%,而Google甚至不到千分之二。还有几百万的淘汰劳动力怎么办?新毕业的学生怎么办?

    大量的职业,在新的时代面临刷新和淘汰,吴军在《智能时代》书中预测最终只有2%的人可以在新的时代中得以发展生存,剩下的98%,将被社会的进步所抛弃。

    谍影重重5的最后,Jason Bourne和女主角分手后,女主角望着Jason Bourne的背影说道“我到哪里可以找到你?”,接着便是转身冷笑,观众都知道那心机女最后送给他的徽章或许就带有跟踪器,但其实又有什么必要呢?在如今这个世界上,不论你在哪儿,他们都能找到你。

    人类打开了再也关不上的潘多拉魔盒,不论愿意不愿意,这是个最好的时代,这也是个最坏的时代,我们必须接受这样的未来。

    本文由400500好彩堂发布于影视前线,转载请注明出处:背叛与孤独,我们必须接受这样的未来

    关键词: